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拍摄妻子的淫荡
拍摄妻子的淫荡
夜晚,妻子为了使孩子提前睡觉,早早的进入日本式房间关上隔扇。
  我则趁机立刻用VHS带子复制,同时在电视画面上详细的确认了内容。
  画面的质量相当粗糙,因为在光线不足中拍摄,这个没有办法改善。尽管如
此,在17英寸左右的电视画面欣赏,毕竟与录像机的液晶监视器不同,相当有
震撼力。
  以狗一样的姿势,跪伏在那里的妻子。M字打开了的两脚的底部,薄薄的阴
毛下,蜜穴象下流的特写一样显现出来。
  妻子的脸也被好好地拍摄了:吮吸我的坚挺时合上双眼的侧脸,前后吞吐时
紧闭的红唇,在紧紧地勒紧的脸颊内侧,舌头和肉棒的纠缠……
  我的携带品是标准的尺寸,可是,录像上放映的那个,由于妻子脸颊总是无
法和我的腹部紧贴,看上去额外的有成就感。
  在画面,我的手搓揉着妻子的胸。舌头在胯股之上爬行,妻子的手可怜的搭
在我的手臂上。看不出是在抗拒着我的爱抚,还是在引导着我的方向,又好似只
是单纯的依恋。
  冰山美人也许都藏着一把火,妻子的转变点似乎在我改变姿势阴茎从她口中
脱落时:她不舍的追逐着它,舌头频频的点按着,终于咬上时,一边巧妙的向内
吸气,一边前后缓慢的摇动……
  一个女人是否喜欢一个男人,就要看她会不会为他口交。想想看,如果不是
真心的爱着这个男人,面对着丑陋的性器官,嫌恶感首先就会让她无法忍受,更
不用说放入口中。
  譬如,接吻能强迫,性交也能强迫,唯独口交是无法强迫的,如果女方没有
接受对方的意思,男方绝对是无计可施的。
  做爱的时候,并不能看到妻子细微的表情和每一处的反应。看了录像,我才
明白妻子比我原先想的更喜悦,更享受。
  飞上天堂的瞬间,妻子的喉咙的那声娇呼,一直在这个房间里盘旋着。
             从那天以来,我一边当心着不被妻子发现,一边反复的欣赏着带子手淫。
  M字打开了脚的妻子的身姿,每次欣赏都感到可怕的冲击。我用手按住她的
大腿内侧,不让她合上双腿的场面,相信让每一个都有着冲动:不顾一切的将自
己的精力、自己的肉体投入到粉红的张开中。
  屁股的孔仿佛比主人更能意识到危险,一阵阵的抽搐,一阵阵的收缩,在屏
幕上格外的有着美感。
  做爱时,性器官和阴蒂的刺激自然能得到快感,不过,当我用舌头按挤着肛
门时,扭动着腰的妻子,好象变成可憎的变态女人,不过,拍摄了这样带子的自
己应该、肯定也是变态。
  如果再有一个男人……突然闪现出的可怕念头,让我有被电击中般的快感。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保守的妻子连与我做爱都那样的不情愿,怎么可能指
望她接受淫荡的3P呢?隐约记得异国的书中说「脸儿狠狠,一问就肯」,只是
不知有几分的可信性。
  在大腿里抬起妻子的头,故意清楚地映现着她的侧脸,如果相识的看了这个
带子,应该会认得出是妻子吧?
  想要我的女人更害羞、更淫乱,想把做爱中的那张兴奋的脸更清楚地拍摄成
录像。希望知道平素的妻子的人看到里头不舍的咬住我的龟头的那个身姿。这就
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结婚时,妻子从娘家带来了一个高度约1m×宽约50cm的梳妆镜,一直
闲置着,我将它从杂物间里取出,挂在我床脚下的书架上。
  设想一下:妻子双腿成M字打开躺在床上,头部埋在我的胯下……这么一副
景象反映在镜中,视觉上造成的刺激必然大大的不同于交合造成的兴奋,更仿佛
是在另外一对夫妇面前做爱--一想到这个,我就不由自主的热血沸腾。
  有别于录像机的斜上角度,镜子在正前方,妻子的两个孔一览无余,区别于
阴户的上方,深色的肛门周围大部分没有阴毛。在镜中看来,她仿佛是抱膝在胸
前,等待着我的手指的亲密接触--可爱的姿势,淫荡的姿势。
  情欲大动的妻子,似将全部的欲望倾注在我的阳物上,舌头纠缠着,须臾也
不愿离开,而且为了刺激阴蒂,不停的耸动着腰部,将自己的肉芽凑在我的手指
上来回的厮磨。
  妻子开始时是把手放在我的阴茎上,防止突然过分的深入。随着我的手在她
的乳房上拂动,乳头上的大拇指和食指温柔的搓揉着,慢慢的我的阴茎一步步的
深入,妻子的手逐渐的松动,最后扶在了我的腰上。
  「uu……uuu」
  远眺镜中,我的肉棒一寸寸的淹没在妻子的红唇中,直至完全消失。妻子脸
上的表情很奇怪,似是痛苦,似是欢愉,……但肯定没有反感的情绪在里面,仍
在主动的试图进一步贴近我的腹部,这就是妻子爱着我的最好的证据。
  即使是标准尺寸的阴茎,如此的深入对女方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考虑到
大开大阖可能会伤到妻子,我慢慢的移动着,让尖端充分的体会着口腔内的无微
不至,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妻子的反应,一边往复着。
  其他的夫妇是怎么进行夜生活的,我一点都不清楚。我的同事和朋友们一个
个看起来都很道貌岸然,在一起的时候谁也不碰这个话题,就好象这是异世界的
事。
  直到偶然间发现了一个网站,我才有了「吾道不孤」的感觉,认识道不只是
我,许多人也有着类似的欲望:想把妻子的裸体、阴部、交媾的身姿……展示给
他人。
  白天的生活妻子绝对的掌握着主导权。为了购买我们现在的住所,我从她的
父母那里得到了巨额的资金援助,到现在我都没能还上这笔钱,因此,我在妻子
眼里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我不自觉的将白天的自卑感发泄
到晚上,才有了这许许多多奇怪的想法吧。
  妻子给我口交的时候,与其说我在享受她口中的温柔,不如说是我在享受着
妻子拜倒在我的权杖下。她那羞人的姿势,痛苦的表情,对我来说都是极大的快
乐。情况允许的话,我也希望给其他的男人看到。
  为了满足我的欲望,我不仅用了摄影机,镜子也想到了。我用右手玩弄着妻
子的阴蒂和阴道,间或用左手轻绺着她飘散的头发,挂在玲珑的透明的耳上,将
妻子的脸露出。一边用阴茎吸引着,一边用舌头吮吸着……于是,妻子的喘息逐
渐有了热度。
  对上下的手指的依恋,淫乱的摆动着的屁股,是妻子的情欲高涨的标记。我
从后面抱住了妻子的上半身坐起,我在下,她在上,大腿隔开了妻子的双腿,将
她摆成了撒尿的姿势。
  清醒状态下的妻子,是非常反感这个姿势的,不过,情欲已经熔化了她的理
智,她羞怯的看着镜中展示着一个女人的全部。
  「看镜子,怎样?很美的样子。」
  「n,哎呀un。不行……」
  「可爱的美穴,完全看得见里面。」
  「哎呀a」
  羞羞的妻子把头别开,却没有太多的反抗,我的手突然感觉到她的心跳加快
了许多。
  「把手指放入那里,自己动?」
  「我不能……」
  耳语般,几乎无法听见。
  「是吗?我怎么看见那里的水都出来了,你听,声音……」
  「没有那样的事!a,求求你……」
  努力的抬起手在两侧遮住,并不是妻子当真讨厌这个,因为双腿仍然张开,
等待着我的手指的爱抚。
  把妻子调教到这种程度,花费了很多的心血。我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让妻子
慢慢习惯这个姿势,等到她适应后,我把梳妆镜移到了自己的房间,用的是早上
方便在房间中打领带的名义。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后,妻子终于不再反对在镜前做这个姿势,并初步
喜欢上这种游戏。她可以自己用手指努力的打开阴唇,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镜中。
  这就是我的目的:我要让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多么淫荡的女人,我要让她彻底
的和我一起沉沦。
  据说取下近视的妻子的眼镜,她就和瞎子一样处在黑暗中。尽管如此,身体
的感觉却没有消失:在镜前妻的兴奋总来得早很多……也许,她自己都还没有意
识到这一点。
  「再大一些,全部露出你的羞处!」
  故意用着粗鲁的言词命令她。我示意妻子向这边转过头,强行用自己的口捂
住了妻子的嘴唇,与此同时,两个手指突然在阴道中深入,趁着她的惊呼攻陷了
城池。
  我的舌进入了妻子的口中,摄取到她的丁香,肆意的掠夺着甘甜……足足三
分钟后,妻子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她发出呜呜的声音打算逃开,不过,我已经
用一只手固定到脖颈上,决不容许她逃脱。含混不清的娇泣,低低地开始泄露。
  我每次做爱的时候,都会一边观察着妻子害羞的身姿的反应,一边在耳边交
替的低语着「可爱、漂亮、爱你……」赞美的话和「裸露、可憎、好色……」侮
辱的言词。当然,打开双腿绝对不能让她合上。
  以这个姿势玩弄妻子,是为了在清楚地拍摄妻子的脸。从后面支撑上半身的
姿势,我们的脸几乎都朝向录像机的正前方,这是我找到的最佳角度。拍摄出的
效果,可以让每一个和妻子有一面之缘的人都不会认错。
  不是一张母亲的脸,而是一张女人的脸,是一张雌性的脸,或者说是……美
人的脸!这张美丽的面孔现在十分的苦闷:忽而魂游天外,一脸的喜悦;忽而又
紧紧地弯曲眉头,一脸的痛苦表情……
  在妻子的半推半就下,我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打开了她的下肢,我甚至能从
镜中看到这个淫体上阴毛的漩涡。我那侮辱的言辞,虽然也莫名的刺激出妻的愉
悦,但现在在我的手臂中的身体极力的扭曲着,打算逃离这羞耻的处境,不过,
有人不会让她如意。
  「喏,镜子里是谁在看?」
  抓住妻子的下巴,转向镜子。当然,从镜子中向外看的是我,是妻子自己。
  妻子的喘息,逐渐变得激烈。
  「露出不知羞耻的样子,……如果被认识的人看了会……」
  面对着摄影机和镜子,露出妻子的身体,我深深的沉醉了,滔滔不绝的说着
淫词秽语。
  「我快受不了了,求求你……」
  撒娇的声音妻子低语。看看差不多了,我把她的上身放倒在床上,妻子的嘴
唇挨近阴茎,突然连根吞入。
  「横卧的话,连ketsu的孔也全部露出n。」
  我的手指放到深处,象挠痒一样轻轻的颤动着,蜜罐溢出白白的汁液,如花
瓣开了的菊花。我同时用大拇指滚动充血的阴蒂,妻子的大腿不停的颤抖。
  「看起来差不多了!」
  吐出含着的肉棒,妻子向后仰身:「来,快点。」
  我快速地转过了身子,目的地:妻子的阴户!
  「啊,啊……」
  在入口附近很浅地动了几次之后,突然深深地扎进去,妻子淫乱的声音禁不
住纷纷洒落。
  「好么?」
  我不停的律动着,妻子的反应断断续续:「……嗯……厉害……好……哎呀
……」
  首先,高潮袭向了妻子,阴道内突然间不规律的收缩着,她紧闭着双唇,苦
苦的忍耐。我不甘于她的忍耐,一定要听到她的歌唱,改弦更张,开始了狂风骤
雨的进攻。
  「uu……哎呀a」
  刺耳的声音几乎震破了我的耳膜。
  「疼?」
  「a,疼wa」
  「那么,我也出来了ò」
  「哦,不要在里面,求求你……」
  无视着慌的妻子,我强势把肉桩钉到蜜罐底部,紧紧抱住妻子的背……实在
是想飞流直下啊,禁不住快要屈服于射到里面的诱惑,不过,最后一刻拔出,在
妻子的heso附近倾吐一空。
  从后边的录像看,在那一刻妻子的美足挺成了一条直线,仿佛变成了轻罗小
扇--听说这就是女人魂飞魄散的证据,虽然不知真假,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说
法。
  M字的姿势,比我所预想的更加可憎。股关节软软的妻子,竟然两膝倒在外
边,成为了Π形,向录像机炫耀着做爱后的胯股之间,打开了的花瓣上的光泽。
  背对着男人,用伸长了的手指轻抚着耻穴;对耳边下流的私语作出反应:一
边喘息着,一边偷偷的看镜子……不着痕迹的葱指、惊怯怯的眼神……妻子的一
举一动都被录像机忠实的记录了下来,没有丝毫的遗漏。
  除了我以外,妻子应该和从前的几个恋人,都没有展示羞耻处的经历。她是
一个贞淑的女性,是丈夫的贤淑的妻子,是孩子的慈爱的母亲,是岳父大人的乖
巧的女儿。每一个看过录像带的人,从她的痴态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

【完】